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灵飞中文 >> 乘龙佳婿 >> 第547章 腹有数理气自华

第547章 腹有数理气自华

婚期在即,即便是在九章堂,张寿也收获了不少恭喜的声音,就连九章堂的那些新生们,也都变着法子恭祝他即将迎娶朱莹。可相对于这即将到来的大喜,他更愁的却是自己一面要教人数理化,一面还因为对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承诺,要在经筵上开讲外国历史。

要不是陆三郎现在还能常常给他代课,他就是一个人劈两半都不够用!

因而,婚事他放手交给了吴氏去和赵国公府朱家商议着办,至于摆钟的继续改进和商业开发后续,他也都丢给了关秋和朱莹,甚至连皇帝带着四皇子微服参观工坊也只当不知道。至于工坊里混进来了可疑人物……他就更无所谓了。

有本事就把他那些数理化知识全都偷学了再融会贯通,然后把知识运用到实践,打造出更好的产品!

就他都是走运、、遇到一个举一反三的关秋,而且还有太祖遗物——那块机械表作为引子,否则绝对捣腾不出摆钟来,那些擒纵和传动机构,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劲才画了个大概给关秋看,然后解说清楚又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

到现在他这个穿越人士都没能捣腾出玻璃,以至于表盘只能用白水晶!赵四和罗小小那两个从织布纺纱机械上功成身退的,正带着一群工匠在地下工坊后头的那处院子里日夜研究烧玻璃呢!至于其中是不是有皇帝的眼线,他一点都不在乎,反正他又不求巨富。

在这种时候,当张寿一大早就得到陆三郎的通知,道是光禄寺查账已经完结,就连户部历练的那批九章堂学生也即将与之一道回归时,他终于不得不面对一个更棘手的问题。

就这么一座九章堂,两届的学生要一块上课,师资不够,教室更不够,那么应该怎么办?

正当他照旧给学生布置了一堆习题,随即到九章堂门口吹风顺便思量的时候,就只见外头周祭酒和罗司业联袂而来,脚步又急又快,分明是一脸火烧眉毛的表情。他有些错愕地迎上前去,还没来得及问两人来意,罗司业就抢在了前面。

“张博士,皇上给内阁几位大学士传谕,道是要将大皇子贬为庶民,终身禁锢于宗正寺,遇赦不赦,还要派二皇子去琼州府种神树!更说不日要册立太子,你可知道?”

张寿非常自然地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竟有此事?”我知道了也要装不知道啊!

见张寿明显大惊失色,周祭酒心想自己总算是消息灵通了一回,只觉得心情略好了一些,当下就语重心长地说:“张博士,你要知道,这虽说并不是明旨,但消息既然已经传出来了,那么很可能圣意已决,这事情木已成舟,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所以……”

他拖了个长音,希望张寿能够知机地接上话,可让他失望的是,张寿非但没有接上话,反而还用茫然的眼神看着他:“所以什么?大司成可否明示?”

周祭酒差点没被装蒜的张寿给气死!可他哪里能说,大皇子二皇子如果真的被正式扫地出局,那么一旦立太子,在你九章堂中的三皇子就是最烫手的香饽饽,你这个老师最好能让国子监的其他学官能分一杯羹,让大家都能赚个眼下皇子师,将来太子师,未来帝师的名头!

罗司业不得不挤出一个笑容,换成任何一个学官,他都能和周祭酒联手出击,让人心悦诚服地把三皇子这样一个学生分润出来——他没指望当老师,却也至少希望在这位年少的未来东宫太子面前混个脸熟。

可面对张寿,他只能语重心长地说:“张博士,这消息应该已经传到雅舍那边的四位山长那儿去了。如果说他们之前来京城当皇子师,那还没有太明确的目标,那么他们现在肯定已经要卯足劲冲了!回头在经筵上,你就是他们……”

还没等罗司业说出最大的对手这几个字,张寿就气定神闲地说:“说起来有件事我忘了对大司成和少司成说,日前我进宫见到皇上的时候,应皇上要求,我回头在经筵上只会讲外国史。正好军器局的渭南伯那边有的是资料,也省得我讲别的不在行。”

周祭酒和罗司业顿时被张寿噎了个半死。

上次张寿在国子监讲学的时候,还因为讲了谁都不知道的一段段外国史而得到了不少监生和举子的好评,回头张寿还想在经筵上讲?那不是顶尖的文武大臣,就是饱学鸿儒,张寿也不怕贻笑方家!

更何况,这些家伙是好对付的吗?鸡蛋里也能挑骨头,一句不遵礼仪的蛮荒之国而已,其兴衰存亡根本无足轻重,就能把你费尽心机的准备全都打成一场空!

张寿却没在乎周祭酒和罗司业那不以为然,自顾自地说:“我对皇上说了,我除了算学——当然我更喜欢称之为数理——其他都不太在行,所以我能教三皇子的,也就是数理,其余的只能请皇上另请高明。至于这些异邦的兴亡故事,其实也就是以史为鉴,仅此而已。”

能说的话全都被张寿抢了过去,周祭酒和罗司业顿时一阵气苦。然而,如果说之前他们还希望有那四位山长来挫一挫张寿的锐气,那么现在他们就一点都不希望如此了。

三皇子人在九章堂,那至少还算是国子监的,但要是被那四位山长占了上风,人在皇宫里独自受教于他们,这对国子监有什么好处?对他们又有什么好处?

眼看周祭酒和罗司业面色阴晴不定,张寿便似笑非笑地说:“我倒有一件事要和大司成少司成商量。要知道,九章堂派去宣大辅佐王总宪的那批学生,大多都要回来了,而光禄寺和户部的事务也差不多要告一段落。如此一来,两届学生合在一起,这九章堂也就坐不下了。”

虽说皇帝之前视察国子监之后,大手一挥,户部也确确实实拨下了钱,如今国子监四处大兴土木,皇帝更是慷慨拨下了一块国子监隔壁的土地,兴建监生的号舍,至于原来的那破旧老号舍,则是准备拆了重新造新校舍。

可是,这一座座还在纸面上的教室,早已经被一大堆学官私底下商议分光了,哪里还有九章堂的份?在他和其他学官看来,九章堂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如今不过就这么点人,还要和其他六堂抢空间?如今张寿可不是还兼掌半山堂,能拿着那些贵介子弟当借口了!

周祭酒哪肯在这种事上头再做让步,当即就咳嗽了一声。

“张博士,你也要体谅国子监的难处,其余各堂的人数比九章堂更多,却也一直都是僧多粥少,这屋舍实在是腾挪不开。虽说皇上之前腾了地,但国子监附近原本是人烟稀少的北城,这百多年下来,却也已经鳞次栉比全都是各式各样的屋舍店铺,再也没法扩张得开了。”

“嗯,我知道大司成和少司成有难处。”张寿点了点头,仿佛不想再争。

等罗司业不动声色地拉了拉周祭酒,这两位大明最高学府的正副校长还要一搭一档继续找借口,他这才慢悠悠地说:“其实公学的陆祭酒之前提过,城外公学如今正在大兴土木,地有的是,屋舍更有的是。既然九章堂学生不少在那边兼职,不如整个九章堂一块搬过去。”

话音刚落,原本打算附和周祭酒的罗司业就登时倒吸一口凉气。他几乎下意识地怒斥道“公学就是公学,国子监就是国子监,岂可混为一谈!张博士你可别忘了,你这九章堂的学生,也都好歹算是个监生,他们可不愿意和那些贩夫走卒之子混为一谈!”

那些出身低微的监生就是愿意,如纪九这样的官宦子弟,如三皇子这样的天潢贵胄,又怎肯这般屈尊降贵?

“我这不是没办法吗?”

张寿却照旧气定神闲,无奈一摊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既然国子监博士厅那些博士,一直都觉得九章堂放在这国子监实在是格格不入,那我还能怎么办?我如今招了两届就已经地方不够用,人更不够用,那明年后年呢?”

没等周祭酒和罗司业作出反应,他就呵呵一笑道:“既然这么多人都觉得,国子监六堂之外,半山堂和九章堂全都是多余的,如今国子监地方不够,半山堂已经腾出了地方,九章堂这偌大的地方给一群农家子屠夫子商人子之类的占着,还不如也让出来。那我就让出来。”

见张寿竟然把半山堂和率性堂互换教室那一茬拿出来说事,又将博士厅中某位学官愤恨不平的原话搬了出来,周祭酒和罗司业那两张脸彻底阴沉了。

经筵就要开了,张寿明明是即将独斗群贤,可在这种紧要关头,人竟然宁可撇开国子监!

若是让其成功得逞,他们这祭酒和司业干脆就不要当了!

就当周祭酒和罗司业打算豁出去据理力争的时候,他们突然听到了一个弱弱的声音:“老师,纪斋长托我来问问,老师您布置的那几道题是要一种解法,还是多种解法?”

看到三皇子面上带着有些腼腆的笑容,有些迟疑地从门内出来,还讶异地扫了他们一眼,罗司业迅速拉了一把周祭酒,随即硬是挤出了一个笑容。

“张博士既然是在讲课,我和大司成就不叨扰了。”

即便心中惊怒,但周祭酒不希望在三皇子面前显露出丑态,当即不卑不亢地对三皇子颔首为礼,见人非常有礼貌地长揖还礼,他不禁在心里暗叹这样一个知书达理的好学生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张寿。等到转身离开之后,他发觉罗司业也快步追了上来,当下就轻哼了一声。

“此事绝不可能!”

罗司业会意地赞同道:“没错,此事绝不可能。那些考九章堂的学生,想来也不仅仅是冲着张寿这个老师,更是冲着国子监的名头,监生的名头。只要我们一口咬定若是九章堂迁走,这监生名头就绝对不能给,想来他们自己也会给张寿施加压力!”

周祭酒当机立断地说:“正是如此。他想要另起炉灶,也要看别人认不认这个名头!”

九章堂门口,张寿看到三皇子望着周祭酒和罗司业远去的背影,按着胸口长长舒了一口气,他不禁笑道:“怎么,郑熔你是听到我和人在外头争执,所以跑出来给我撑腰的?”

“嘿嘿。”三皇子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才小声说道,“因为老师和大司成少司成的声音都不小,我就听见了。本来还不大敢出来了,是纪斋长说,我不妨出来看看,如果运气好的话,大司成和少司成说不定就会悻悻而走,结果真的被他猜中了……”

得知是纪九撺掇三皇子出来的,张寿不禁莞尔。看着此时笑得很真诚的三皇子,他忍不住摸了摸这小家伙的头,随即就拉着三皇子的手径直进了九章堂。虽说一眼望去,大多数人都在奋笔疾书,仿佛在专心致志地解题,但他知道很多人根本就是分心二用。

他把三皇子送到了位置上,随即就走到最前头,轻轻用醒堂木拍了拍讲台,等众人忙不迭地抬起头来,他就淡淡地说:“我刚刚在对他们说,既然国子监腾不出足够的屋舍,容纳前后两届的九章堂监生,那么九章堂还不如搬到外城去,毕竟公学有的是地皮和屋舍。”

刚刚他和周祭酒以及罗司业的对话,有些人竖起耳朵听了个大概,却也有些人真的闷头做题没能注意,此时他这一说,课堂上登时传来了嗡嗡嗡的议论声。

“我知道,国子监监生这个头衔,很多贵介子弟,富家公子不在乎,但你们当中的很多人仍然很在乎,但身在国子监,学的却是和其余六堂那圣贤书截然不同的东西,相信大家曾经受过不少冷眼。相形之下,但凡是去公学教过几天书的人,都体会过受人尊敬的滋味。”

张寿一边说一边观察学生们的表情,见大多数人面色复杂,小部分人则是有些不甘心,他就沉声说道:“我之所以会提出此事,是因为你们的前辈们即将从宣大总督府、从光禄寺从户部载誉归来。这么多人建下功勋,饱受好评,是因为他们是监生?是因为出自九章堂?”

“不,是因为他们好学上进,洁身自爱,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才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哪怕他们就此结业,也都会各有前程!道理很简单,粗缯大布裹生涯,腹有数理气自华!”

喜欢乘龙佳婿请大家收藏:(www.lingfeizw.com)乘龙佳婿灵飞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 - 乘龙佳婿txt下载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灵飞中文

猜你喜欢: 抗日之铁血战将大唐第一狠人三国365棋牌.apk.1.1_365棋牌官网下_365棋牌版本1.0.2马孟起绝世极品兵王正德大帝兵王归来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红楼之公子无双红色莫斯科吃货唐朝乘龙佳婿北唐风云大宋猛虎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民国谍影生死狙杀大宋奸臣我要做门阀罗马尼亚雄鹰唐朝工科生水浒任侠如意小郎君抗战之铁血山河秦时小说家365棋牌.apk.1.1_365棋牌官网下_365棋牌版本1.0.2之老子是皇帝大周王侯
完本推荐: 大唐隐王全文阅读寂静深处有人家全文阅读我!阎王爷的最强女婿全文阅读邪王独宠废柴妃全文阅读诸天旅人全文阅读神话原生种全文阅读诸天投影全文阅读天师上位记全文阅读相思入骨情可待全文阅读帝国吃相全文阅读房产大亨全文阅读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阅读漫威之DNF分解大师全文阅读创世十二乐章全文阅读特战兵王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崇祯全文阅读求道武侠世界全文阅读[综]团长的跨界直播全文阅读全能巨星奶爸全文阅读独步逍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365棋牌.apk.1.1_365棋牌官网下_365棋牌版本1.0.2嫡女有空间豪婿天庭临时拆迁员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攻略极品都市修真医圣最强反套路系统废柴逆天召唤师武炼巅峰第一赘婿龙魔血帝真摘星拿月万兽朝凰透视小保安我是大土豪万界仙王顶级神豪恐怖片场黑骑法爷的英雄联盟仙韵传乘龙佳婿尸妻难缠绝世神王在都市帝火丹王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百炼飞升录霸天武魂漫威里的德鲁伊九零后天师

乘龙佳婿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乘龙佳婿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乘龙佳婿txt下载手机版 - 府天的全部小说 - 乘龙佳婿 灵飞中文移动版 - 灵飞中文手机站